组团偷洋

【晓薛】爱如尘埃(十八)

薛洋就这么抱着晓星尘,等他渐渐没了抽噎声才轻柔的将他放倒在床上,对上晓星尘那双泪眼朦胧还有些呆滞的眼神轻声哄到:“道长要乖哦,乖乖睡觉哦……”薛洋知道这几天他一直都没有合过眼,每次他被做累到晕过去,最后一幕永远是晓星尘盯着他,等第二天睁眼的第一幕也都是他盯着自己的样子。
薛洋想也许晓星尘是害怕自己离开他。显然晓星尘根本没有闭眼的打算,他只是死死的抱着薛洋,不敢有一丝松懈。
“阿洋你睡吧……我守着你……”说着小心翼翼的亲吻了薛洋的额头,然后又有些惶恐的看着薛洋,似乎是怕自己的行为会惹恼薛洋。
薛洋心疼的吻上了晓星尘的唇,用两颗虎牙轻轻的啃咬着他。晓星尘的心一下跳的很快很快,这是薛洋第一次主动啊……这几天都是晓星尘强迫薛洋和他亲密的,这是第一次让晓星尘真真实实感受到薛洋是爱自己的。
微慢却又炙热的吻让晓星尘无比安心,二人口中的空气开始渐渐稀薄,显然我们的小流氓薛洋如同纯情少男一样是不会换气的,只好结束了这场让人沉溺其中的热吻。
“道长我们一起睡好不好……你看看我,我是真的,不是梦,你现在乖乖睡觉明天一起来还是会看到我就在你身边的,真的!”
晓星尘有些不敢拒绝薛洋,只好默默点了点头,将眼睛闭上,但是他根本没有打算睡,紧紧抱着薛洋,他要保证自己不会睡着,要一直守着薛洋不让他再离开自己一步了。
可惜晓星尘并没有做到,他也不敢相信自己会死死的睡过去还那么快。他抱着薛洋,薛洋就在他的怀里真的好近好近啊……一低头就可以闻到薛洋的味道……这么久了晓星尘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这么安心,八百年来夜夜噩梦,今日便成了晓星尘睡的最踏实的一天。
第二天,薛洋便要求回学校了。晓星尘真的不明白为何要这么急。
薛洋的理由也很模模糊糊的“哎呀……道长我们失踪这么久学校那边啊老师啊同学啊肯定会很担心的啊……”
晓星尘并不觉得薛洋会关心其他人的感受。可是确实也没有反驳的理由……唉本来还想和阿洋再多过几天二人世界的……不对……阿洋这么做肯定有原因的……该不会……因为晓星晨……呵是怕晓星晨担心吗……
薛洋看着晓星尘神色复杂的脸不知为何有些心虚,他这么着急确实是为了晓星晨……他觉得晓星尘和晓星晨就是一个人啊!但是思维上情感上确实是不一样啊……
薛洋知道晓星尘敏感的不行,于是便默默地抱住了晓星尘。
“道长,你放心吧,不管发生什么我都不会离开你的。”
于是晓星尘就被薛洋软磨硬怕的准时带到了学校。一到学校所有人都围了过来问东问西,老师更是直接找来了校长,问这几天发生了什么。而晓星尘和薛洋已经合计好了,见人就说是被绑架,然后被无名好人给救了,对此薛洋表示,都是晓星尘编的,这什么破谎啊!是个人都不会信好吗!
然而很多人都信了,毕竟失踪了这么多天也没什么更好的解释了。
薛洋一直在找晓星晨,可是他一直没有出现,知道第一节课上课,他才匆匆的来了,这是晓星晨第一次迟到,而且满脸苍白,头发衣服也有些乱,好像一夜没睡的感觉。

【晓薛】爱如尘埃(十七)

“道长!道长!”薛洋不知道晓星尘为何会突然晕厥,见怎么喊他也没有用只好讲他抱到了床上。然后自己也翻身上床躺在了他身旁。
薛洋将自己的小脑袋靠在晓星尘的胸前,听着他平稳而有力的心跳,不由的嘴角上扬。他等了晓星尘八年又死皮懒脸的跟了他这么久,他好像真的等到了。可是晓星尘为什么老是要说自己恨他呢……
“道长……你一定要记得,我薛洋恨谁也不会恨你的……”
薛洋就这样舒舒服服的靠着晓星尘,双手换着他的腰……嗯道长果然好舒服啊……等等!薛洋突然从床上弹了起来!他突然想起来晓星尘这几天对他……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阿…………阿洋!你,你怎么了!”晓星尘本来还是迷迷糊糊的被吵醒,可是看到薛洋那副被强奸(划掉)了的表情又一下担心起来。
“啊!啊!晓星尘你这个混蛋!”
“???”
“你!你还给我装傻!你对我做了什么你都忘了吗!”
这么一说晓星尘算是完全清醒了……自然也明白薛洋说的是什么,不禁脸红。
“阿洋……还记得啊……”
“这……这种事你能忘啊!你还脸红!你还敢脸红!”被压的又不是你!你给我等着,以前是我失忆了才被你那啥的,下次你薛爷爷我一定要在上面!
当然后面的这些内心咆哮晓星尘是听不到的,若是听到了薛洋估计又要下不来床了。
突然晓星尘想到了晓星晨的事情,他觉得有必要和薛洋谈一下。
“阿洋……”
“干什么!!!”薛洋显然还没有从被那啥的事情中缓过来。
“阿洋不该解释一下晓星晨的事吗。”在晓星尘心中晓星晨就是薛洋绿自己的象征。
“……”薛洋突然沉默了……对哦还有个晓星晨……嗯……“道长……你俩不是一个人,一样的吗……”
“这怎么可能一样呢!阿洋!我就是我啊!你……你要喜欢只能喜欢一个……只能喜欢我一个!”
薛洋有些不可置信的看着晓星尘,这算什么?赤裸裸表白了吗?对啊……晓星尘对自己做了那种事情肯定是因为喜欢啊……可是他怎么突然就莫名其妙喜欢我了呢……
晓星尘见薛洋一直没有回答还以为他心里想着晓星晨,脸色不由黑了几分。
“阿洋怎么不回答我?”
“啊?哈哈哈我当然只喜欢道长一个啦!”
晓星尘温柔的抱住了薛洋,轻声在他耳边说“阿洋……你怎么说的如此勉强啊……阿洋你跟我说实话……你还恨我吗?”
“道长?我从来都没有恨过你啊……你到底怎么了?你为什么老说我恨你啊……”薛洋还没说完突然感觉到怀里的人在颤抖,还有些许哭腔传进他的耳朵。
“道长?道长你怎么了?”
“你骗我的……你怎么不恨我……不,不恨我呢……你要是不恨我怎么会不要我……那么久了……你都不回来看看我……”
“道长……道长……我回来了道长,我保证以后都不走了,真的。别哭了好不好……”
薛洋心疼的不行,用尽一生所有的温柔去哄怀里颤抖的人,连薛洋自己都不敢相信有一天他也会如此温柔的对一个人。

【晓薛】爱如尘埃(十六)

感觉这篇写的好烂怎么办😭😭😭
求原谅啊



“叮咚”电梯门缓缓打开了……
“碰…”是药瓶坠落的声音……
急促的脚步声……
敞开的大门……
空无一人的家……
晓星尘看着空荡荡的房间心中充斥着恐惧,他用颤抖又轻小的声音喊道“阿洋?阿洋?”面对空荡荡的房间他不敢大声的呼唤薛洋,他害怕得不到答复……他害怕薛洋已经走了……
空,静。静的是房间,空的是心房。
又是梦吗……难道这几天都是梦吗……阿洋……为什么在梦里你也要离开我呢……现在是梦醒了吗……呵……不重要了……梦里梦外都没有你……
晓星尘倒在了床边,将自己缩成了小小的一团,只有这样可以减缓一丝痛苦,晓星尘想自己应该又是在梦里了……这么久了……每天自己都会梦到他……一开始的时候啊他的阿洋总是对他很好很好……和以前一样好。可是到了后来他突然变了……变的很恨自己……说出许多伤人的话之后毫不犹豫的离开……然后就是噩梦惊醒……
晓星尘就这样因痛苦而全身颤抖的紧紧靠着床角等待着梦醒。阿洋……我好痛啊……你不要折磨我了……求求你了……
而此时躲在衣柜的薛洋静静看着这一切,起初薛洋还在抱怨为什么晓星尘不出去找自己,可后来看着晓星尘倒在地上缩成一团的样子,让他的脑海中出现了其他的画面……血……被血染红的白绫……啊……头好痛啊……
“嘎吱”衣柜的门开了,有一个虎牙少年走了出来,看着地上痛苦的人心里也被揪的生疼。
他猛的抱住了浑身发抖的人,还好这次没有血泪……
“阿洋……阿洋……”
“道长……道长我回来了……”
晓星尘瞪大双眼死死看着薛洋,喜悦之情早已无法言表。几秒后却突然笑了,笑时还面带苦涩。
“肯定又是梦了……阿洋怎么会回来呢……”
薛洋满眼心疼的看着有些神智不清的晓星尘,猛的抱住了他不停说“道长!道长是我啊,我真的回来了……你怎么了道长,道长……”
薛洋还未说完晓星尘便挣脱开了,双手紧紧按着薛洋的双肩,眼睛直接对上了薛洋的眸子。
带着点哭腔说:“阿洋……我求求你我求求你你不要走!我求你了,就,就这一次,就一次,你不要走好不好!这是梦啊,这只是梦,我知道你恨我,我知道你生气你想惩罚我,可我求你了……你放过我的梦好不好……你不要这样折磨我求求你了……不要……我求你了……就一次,就这一次……陪着我,求你了不要突然消失好不好……真的就一次!就一次!”
薛洋看着几近疯魔的晓星尘心中说不出的酸楚……他以为晓星尘是恨自己的……自己死了之后他应该很高兴的啊……怎么怎么变成这样了……
薛洋觉得一定要让晓星尘清醒过来,不自觉提高了音量“晓星尘!你清醒一点!这不是梦!我是薛洋!我是真的回来了!”
然而晓星尘根本没有听进去薛洋的话,他只知道薛洋提高了音量,他以为薛洋又生气了……又要离开他了……
“阿洋!阿洋你不要生气,阿洋我错了,不要生气,你不要生气……不要走……是我,我的错……”晓星尘的声音越来越低,他感觉到深深的疲倦还有痛……从心脉蔓延到全身的痛……加上他多日没有睡好,各种原因集合在一起让他实实在在的晕了过去……

对不起了各位,按照惯例今晚应该更文的……但是我遇到了点事……心情比较低落……我会尽快调整争取明天更文的……非常抱歉

俏咪咪给大佬们画的洋洋陪了歌词
配的不好请谅解

【晓薛】爱如尘埃(十五)

薛洋从床边的窗户确保晓星尘已经下楼离开了小区,才开始了自救行动。他在刚刚喊疼的时候趁着晓星尘心急如焚,偷偷在晓星尘的口袋里找到了解开手铐的钥匙,可惜没有家门的钥匙。
双手得到解放的薛洋在客厅里急的打转转,到处寻找尖利的物品,试图打开大门,却发现小到针线大到菜刀都没有用。
“靠!这破门是什么做的啊!”薛洋很愤怒的踹了门一脚,默默退到沙发旁重重的躺了下去。嗯软软的很舒服……
薛洋突然发现被关在这这么多天了,还没有好好观察过这间屋子。
简约大气的纯白系,加上晓星尘给人温文尔雅的老干部的气质。薛洋似乎已经默认这是一个标准的单人公寓。
薛洋慢慢坐了起来,目光转向鞋柜……两双拖鞋……慢慢走近浴室……毛巾浴巾牙杯牙刷全都是两件。他又看看了自己身上这件居家服,和晓星尘的款式很像,一开始薛洋以为是晓星尘自己的,可是两人明明身高不一样,这件衣服又如此合身……这么想着薛洋不禁毛骨悚然,靠……这个变态这是等了我多久啊!
如果晓星尘听到了这句话,他一定会说……我真的等了你好久好久好久啊……
薛洋有些坐立不安,今天他一定要离开这个鬼地方。突然间他发现这间不大的屋子里到处都是柜子,心中的怪异感越来越强烈,他顺便打开了一个柜子,里面全是已经发黑的糖……数不清,数不清的糖……
薛洋看着满柜子的糖心中闪过一丝隐隐的痛……但是他表面上还是装作很正常的样子“呵,这是什么破癖好啊!”
他强忍着有些颤抖的心,伸出手没有缘由的在糖堆里翻找……
意料之外,他在糖堆里找到了晓星尘的身份证,银行卡……靠合着他把重要的东西都放糖堆里了???
等等!薛洋突然意识到了什么,疯狂的在各个满是糖的柜子里摸索着那把可以让他重获自由的那把钥匙。
果真薛洋在一个超大的柜子底部找到了那把钥匙“我去!真的让我给找着了!”
薛洋一边沾沾自喜着一边快速跑到了门口。可是没想到,在他打开门的刹那,看到了电梯停在了本层。晓星尘回来了……妈的逃跑是来不及了……
薛洋快速的作出了决定,他把门猛的推开,假装成是自己已经逃走的样子,然后躲进了衣柜。他在赌,赌晓星尘会不会直接跑出去找他,这样他就可以接机跑出去了!薛洋觉得自己简直聪明到爆炸!
再说晓星晨这边,最近这几天他都觉得昏昏沉沉的,提不上精神,晚上也睡不好总做噩梦,于是便想着到药店买点感冒药。然后他看见了晓星尘……那个时候晓星尘已经买好了药,从后门出去了,晓星晨赶忙追上那个背影,可一出门人便不见了……为什么?为什么晓星尘会在这?自己是一定不会看错的,毕竟两人长得几乎一样。那薛洋呢?薛洋在哪?晓星尘没被抓走?为什么来学校!难道薛洋失踪和他有关吗?
晓星晨一下无法接受薛洋不去害人却被人害的事实……晓星晨觉得不能再等了,但是现在的他根本不知道怎么去找薛洋……晓星晨也没想到自己有一天会这么担心薛洋……

【晓薛】爱如尘埃(十四)

薛洋几乎睡了一整天,而晓星尘则是在他身边守了他一天。轻抚着他的面庞,勾勒出他的五官,这是他朝思暮想的人啊。晓星尘轻轻的搂住薛洋,静静地听着他的心跳,仿佛是世界上最美的声音,让他可以无比安心。
到了晚上,薛洋才缓缓醒来,一睁眼就看见晓星尘在旁边一直盯着他看。
薛洋的喉咙已经哑的说不话来了,也只能静静的看着晓星尘,准确的讲是瞪。
“阿洋一定要这样看着我吗?”
薛洋没什么反应。
以前明明不是这样的啊,什么时候不一样了呢……为什么……为什么回不去了呢……
晓星尘微微叹了一口气,从旁边拿了一碗粥给薛洋“阿洋,我喂你喝粥吧,这次放了不少糖你肯定喜欢。”
薛洋一直都不明白晓星尘为什么要把他关起来又好吃好喝温柔对待呢?薛洋隐隐觉得晓星尘很熟悉,他也可以感觉自己似乎对晓星尘很重要……
这几天晓星尘几乎对薛洋寸步不离,家里仿佛有吃不完的饭菜,靠!绝对是预谋已久,薛洋这么想着。
薛洋想,一定要让晓星尘出去自己才有机会逃走……
他乖乖的配合晓星尘喝完了粥,成功看到晓星尘露出了笑脸。然后故作痛苦的表情,用力拽着晓星尘的手,故意带着痛苦的口吻说:“晓星尘,晓星尘……我好……好难受啊……”
果真晓星尘瞬间慌了神“阿洋!你怎么了阿洋!”
“我…………我可能是老毛病犯了……疼……”
晓星尘那里听的了薛洋说疼啊,早就急成了热锅上的蚂蚁。“阿洋!阿洋我帮你交医生你别急!”
“晓星尘……没用的……你你帮我买一种药就好了……叫医生来不及的……”
“好好,你说什么药!”
显然慌了神的晓星尘根本不会考虑薛洋说的话的真假性。
薛洋随便给了个比较少见的药名让晓星尘去找,并且暗暗庆幸还好以前为了逃课糊弄老师了解过各种药品,真tm机智!
晓星尘急急忙忙出了门,但他还是记得锁上门,其实他不是怕薛洋跑,而是怕有人会趁他不再伤害薛洋。
而薛洋只想说,随手锁门真的不是什么好习惯啊!
某某高中。
终于熬完了最后一节晚自习,所有人都很开心,除了晓星晨,晚自习过了……又过了一天了……薛洋又一天没有回来……
晓星晨也说不上自己是什么感觉,今天上体育课,薛洋不在只能自己买水,可他鬼使神差的多买了一瓶。
看着队伍里空出的那个位置,他第一次想薛洋该不会真的遇到危险了吧……不可能啊他那么坏,谁能害的了他呢?
晓星晨无奈的摇摇头,强迫自己不再想这件事回到了寝室。看着下面空着的床铺,心中说不出的滋味,也不知道他什么时候才会回来……

【晓薛】爱如尘埃(十三)车

刚刚图片被秒紧,我感觉我写的很烂很清水啊!
http://note.youdao.com/noteshare?id=cc1e31c35f7c00192d88fb69320d9d74
走外链吧

【晓薛】爱如尘埃(十二)

午休时间还没过,晓星尘一下子跑出了学校,薛洋也跟了出来。
薛洋见晓星尘放慢了脚步,猛的超过他,挡住了他的去路。“晓星尘!我,我,我不是故意的……唉好吧我确实是利用了你……没办法,我一直是这样的,我从来不在乎别人的感受的……除了晓星晨……”
晓星尘听见薛洋这么说心中的痛更加剧烈了
“不,不是这样的,以前不是他!是我!你以前都是只在乎我的感受的!你怎么能忘了呢!是我!是我啊!不是他!”声音沙哑而颤抖像是刚刚大哭过一场似的。
“你在说什么啊……”
“阿洋我知道以前的事你都不记得了,但没关系我记得,我记得,阿洋你一直爱的人都是我啊……只是,只是……我做了很不好的事,伤了你的心……你就不要我,你肯定是恨我的……不让怎么会丢下我呢……”晓星尘默默的低下头,他不敢再多说什么了,他怕薛洋会想起来,会再一次离开他不要他。他只能死死的抓着薛洋,口中不停念叨着
“不要走……”
“不要离开我……”
“不要丢下我……”
薛洋觉得这样的晓星尘有些恐怖,一时间有些不知所错。
“喂!你,你没事吧……我带你去医院看看吧……你是脑子坏了还是身体不舒服?”
晓星尘没有理薛洋,还是紧紧抓着他。薛洋实在忍不了,他总觉得这样怪怪的,于是便试图挣脱晓星尘。
晓星尘自然也感觉到薛洋对自己的疏远,又想到他对晓星晨的那些好,心中燃起了烈火,仿佛要将他的理智全部吞噬。他猛的抓住薛洋的手,试图把他带回自己家。
“喂!喂!晓星尘你带我去哪!”
“当然是回家了,不让还让你找别的男人吗?”
薛洋看着晓星尘的笑容只觉得毛骨悚然,他发现晓星尘的力气比他大许多,自己根本无法挣脱。他用空闲的另一只手默默拿出口袋的手机,给晓星晨打求救电话。
靠老子不会要被晓星尘给卖了吧!小星星你快接电话啊!快来救我啊!
“阿洋,你想干什么啊?”晓星尘把薛洋的手机夺了过去,看到是在打给晓星晨的时候,瞬间黑了脸,冷了面色。
“呵,阿洋以后不用再想见到他了,”说着狠狠将薛洋的手机朝地上砸去,“你只能是我的,只能喜欢我!知道吗!”
薛洋看的出现在的晓星尘已经不是最开始见到的那个温润如玉,甚至对自己有些小心翼翼的晓星尘了,他变得狂躁变得凶恶,让自己一下有些害怕……天知道他会对自己做什么……
就这样晓星尘带着一路上做着无谓挣扎的薛洋回到了自己家。
刚一进门,晓星尘便把薛洋堵进墙角,用自己的唇堵住了薛洋那张骂骂咧咧的嘴。薛洋睁大双眼看着晓星尘,我靠!老子该不是进了狼窝吧!

占tag致歉

破200啦谢谢大家支持~
这次是想双更还是点梗呢(记得评论哦)
我打算把爱如尘埃更完了再更不要家产只要你,不会弃坑哦